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乱涂几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Anthony Blunt  

2012-02-05 13:39:38|  分类: BLABLABLA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这两天看《旧日红》,里面有篇是关于Anthony Blunt的。
之前看《剑桥风云》或者是自己写文套用里面设定,个人感觉编剧和自己都把重点放在了Kim Philby身上。从编剧角度出发,拍剧都是为了娱乐观众,因此Philby身上有种把politics当调情的感觉也比较符合这种想法。其次的重点应该是Guy Burgess之后是Donald Maclean,总感觉Blunt的戏份比较少。抑或是我自己写文,也是把最少出镜的角色给了Blunt。
其实从他们在康桥上跳下的那一刻开始,四个人的命运就开始是不可分开的。Burgess本身的性取向就给了他一个很叛逆、与主流社会格格不入的形象,Maclean身上让我感受最深的是复杂是纠结。我对Philby的认知一直是比较中立的,但是在那个时代设定下,可能也只有这种把对手当一夜情伙伴来调戏,才最有可能生存吧。但是对Blunt,因为他在英国的工作最靠近他的对手,总有种感觉他随时都会翻脸加入英国情报部门的感觉。
一直到最后的逃离,Burgess和Maclean都是因为身份败露才离开,虽然有种很多仓促和未知数,但是确实他们也忠诚于自己的信仰。Philby最后认罪,但最终逃到了苏联,也不能说他的离开是即时的。我始终不能理解Blunt的留下,如果说他一直留下是为了掩护三个好友,那么最后其实他是有机会在功成名就时候去往苏联,但是他却没有。《剑桥风云》里最后的镜头是Blunt回到剑桥,碰到他认识的教授,问起他的朋友,他说“Yes, they are great men now.”,总有种感觉他自己却并不在好友功成名就的行列。
《旧日红》里写道:
“Michiko Kakutani说,早年读书人往往迷恋马克思主义学说,调一下情也就都淡掉了,只剩布伦特泥足深陷。新传记的记者米兰达说,布伦特生在牧师家庭,同性恋,自觉是个局外人,对权势又爱又恨,宁愿用马克思主义去填补心中的宗教虚幻意识。布伦特也许相信从事spy工作是乱世的‘作为’,是甩掉旁观者身份的途径。”
我宁愿相信,Burgess的信仰是自我的狂放,Maclean的信仰是隐忍和复杂,Philby的信仰是个人情感的寄托。那么,Blunt的信仰可能是孤独。就算后来苏联要求过他前往苏联定居和好友汇合,他也一口拒绝,直到最后荣誉全被剥夺,也没有离开英国。
在他心里,莫斯科的寒风才最凌冽,感受多过在莫斯科的好友们。我总觉得《剑桥风云》的基调有种很孤寂的感觉,原来Blunt才是其中孤独的源头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